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撥情斷弦

一直以來,很想站起來為自己說句話,可是說著說著,突然覺得乏味了,也變質了,是解釋是哀怨,是懺悔,是無奈,還是卑賤……喜歡讀張愛玲的書,可是更悲切的是張愛玲的人生,那麼才華橫溢的女人卻為了一個負心的胡,寫下讓眾人動容的一句:“我的愛就算低到塵埃裏你還是看不見”胡用張的錢養女人,不在乎她的存在,她的感受,這是張的故事,似乎離生活很遠,我不是張愛玲,可我一段鼎沸的經歷,讓我崩潰。
  曾經以為自己能抵擋任何誘惑,對感情可以淡定自若,但不知道是為何還是一個不小心深陷沼澤。還清晰的記得怎樣開始,一個玩笑,一個不在意,一個不屑一顧,就這樣在我們心中劃蕩起來,不知不覺就走進了對方的心裏。可是這是一種為人不恥的關係,是遭人譴責的,可是感情一旦在心裏生根發芽,就會如野草般瘋長……我是害怕的,因為深深知道一切攤開的時候,就會毫無退路。心裏更明白,一旦故事謝幕的時候,我是一個重情之人,就算知道這是戲。可是我卻會沉迷其中無法自拔,所以我心裏的防線高高築起,總是把你推開,誠惶誠恐的生活,一次次提及結束,可你總是心疼的說,“分手,你讓我怎麼辦,我的心總是柔弱的不忍你受傷,不舍的你難過,就這樣,我不知道該如何?一邊是安逸的生活,一邊是我動情之人,各種感覺襲來,我日益憔悴,提不起,卻也放不下。可是常常的舉措總是讓我心生謎團,事實證明你交往的不止我一個,而我傻傻的把他當成生命中的一部分。當某同學入群,我擔心會出事,我才一再告誡你,要慎重,而你言辭鑿鑿向我保證,我什麼時候不讓你和朋友們接觸,聊天,我只是說要注意度,春節你的舉措是一種輕浮,而當時我們是那麼炙熱的時候,就算是平時我們提到別人的都會吃錯,我怎麼對你輕佻的動作可以做到視而不見?我生氣是一種本能.因為考慮到是同學,我也努力重找最好的臺階,我給對方發信息,卻沒想到這是我們之間的導火線,我也想就此作罷,分手吧,畢竟我還是該回到平淡和安逸的生活中去。就這樣很下痛心,可是當分手二字拿出來的時候我們二人都崩潰,畢竟一年多,日日夜夜的牽掛,一句分手就可以撇的乾淨?所以我們還是沒有分,可是我想總不能因為我們而讓同學間不愉快吧,但我也想知道戴為什麼把資訊轉給你,我給她的資訊是道歉,我們在一起我就算是替你替我們道歉,就算是擺明我們的關係又何過之有?她說你早上發信息她,其實我知道你的心態,但你否認了,你沒法,我只想知道誰發的資訊,我想知道誰想幹嘛?可是就這樣讓矛盾升級,群一下沸騰起來,我錯了,錯在信任同學,那時我也是真的想放棄。兜兜圈圈輪輪回回,我們之間沒有分,從來沒有,吵架是存在的,也如你所說,都是我吵,是的因為我害怕,怕曝光。可是我還是覺得愧疚,我一直以為戴中秋和同學們失去了聯繫,我在想,多難得呀,20年才相遇,我和戴曉紅提及多次去解釋吧,沒什麼大事消除誤會,我也多次用你的我的號給她留言,可是她事實一直和你交往密切和同學們大談我的是非,我什麼什麼也不知情,只是還在拼命找她,我為此特意和戶國文打了近100元長途,我是說他和戴熟悉,我讓她做戴的工作,我這麼低調主動,為的是同學情,我說你好花心,是我對自己沒信心,事實你沒給我信心,我抽身你不同意,我錯誤的以為你和我一樣容易動情,重情。怎麼在同學中傳話成我到處說你,你當我面發信息,我隨意一看你關機,我知道有貓膩,所以我們還是吵,我那時真的只是想找到你對這份感情不忠實的證據,讓自己徹底死心,我曾感歎:我的日子其實挺好過的何必和你糾纏,怎麼最後也變成了我貪你的色,你貪我的錢。是誰讓原本無奈的感歎撕裂成抽人的藜棘!讓脆弱的你我疼痛不已。半年以來我一日日惦記戴中秋,在思索找她,可是她卻在同學中掀起層層波浪,我卻毫不知情,我就給她一封帖,我那麼言辭懇切,雖然最後出賣了你,也是我的私心,我想我和你在一起,你就是什麼樣,我說成什麼樣,我們還在一起,我只想她可以進群和大家一起玩,這是我僅有的目的,而且我主動出群,是想讓大家玩,我和你在一起,所有的你傳遞給我就可以了。可是我高估了你們,高估了我自己,你們早已在做設伏,步步為章只為讓我出群。當一切攤開的時候,我和你說,我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,只要情還在,愛是一種包容,當你撕開面具彰顯面目猙獰的你的時候,我震驚了,我只想確認這一切是不是和戴有關,我和戴發信息,只是告訴她事情真相,告訴她遊戲這樣玩不對,卻不想這又是我犯的一個致命錯誤,她抓住要害,捏住我的命門,把這轉給我老公,至信的人的背叛,我一直惦記的人的次次出招。這一切讓我如何面對,讓我深陷穀底!那種絕望和悲哀的挫折我此生從未品過,我看中的同學情,卻這樣將我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,所有的人都說我放下,可她卻說成萬般無辜,人在做天在看,而我只不過是重情,卻把我烤的體無完膚,老天是不是真的看的見,除了傷心,我能做什麼,我的心就這樣傷成了抑鬱症,而他們卻一路豪歌唱響同學群,是的就如戴小紅所言我終究會出群,嗯,回避是我唯一的選擇……
  只是當一切攤開,我真的無法把你和往日重疊,也許我給人感覺是一種強悍和大大咧咧,其實你何嘗不清楚我像及了林黛玉,這麼一個柔弱的心靈,你的鐵蹄踩踏,眾人嘲諷下,她的微笑下,我怎麼去微笑?心死心碎,緣起緣滅,為什麼用殘酷的手段把我切割!只因為我像林黛玉多愁善感,還是因為我像張愛玲只是卑微的守護一種初見的純真,難道這些是你的仇視和藉口,你在同學中一再
  強調你們的種種合理部分和我的不是,只不過是為你自己找尋合適的藉口罷了,為了博得眾人的認可罷了,為了讓我徹底出局求的所謂的心安罷了,這些我都懂……
返回列表